学术出版走出去,还需爬坡过坎

阅读:次      发布时间:2019-04-22

学术出书走出去,还需爬坡过坎
前不久,复旦大学出书社和荷兰博睿学术出书社在上海配合主办了一场以“今世中国粹术的国际传布”为主题的钻研会,来自学界的30余位专家学者畅所欲言,直指当下国内学术出书“走出去”面对的窘境。
有学者坦言,为中文学术著作找到一位好翻译,需要试试看;也有学者说,自己的血汗之作找不到好翻译宁可不出。今朝,国内出书社多以招标体例为学术著作找译者,但这一肩负“摆渡人”重担的脚色,常常对原著知之甚少,有的出书社仓皇上马,翻译成为流水线功课,译作错误百出、翻译水准低下,导致本来高程度的著作翻译出书后鲜有人问津。
什么书值得译介?什么样的译者才是好译者?今世中国粹术若何真正“走出去”,在国际舞台上实现有用传布?
1、选准书——译介是为了更好地对话
葛兆光传授的《中国思惟史》和陈建华传授的《革命与形式——茅盾初期小说的现代性睁开(1927—1930)》(以下简称《革命与形式》)经复旦大学出书社出书后,被世界顶级学术出书机构之一的荷兰博睿学术出书社列入出书打算。尔后数载,颠末译者多年的辛劳支出,两套书的英文版接踵出书并在海外公开辟行。
“好的作者是学术出书社的魂灵和生命。”钻研会上,荷兰博睿学术出书社副总裁、全球发卖总监focko van berckelaer就“若何提高国际出书的成功率”作讲话。他说,葛兆光传授的《中国思惟史》(第一卷)荣获美国藏书楼协会会刊评出的“年度精采学术出书物”称号,这是在学术出书社中可以或许获得的最高声誉之一,“博睿出书社至今已有330多年的汗青,出书了大量关于中国的出书物,为了更好地反应中国的环境,我们必需走进中国,让中国的作者来写关于中国的工作,并把这些出书物带到国际上去,这也是我们一向在尽力的工作”。